請記住:
  再煩,也別忘微笑;
  再急,也要注意語氣;
  再苦,也別忘堅持;
  再累,也要愛自己。
低調做人,你會一次比一次穩健;
高調做事,你會一次比一次優秀。
成功的時候不要忘記過去;
失敗的時候不要忘記還有明天,還有未來

廣告

Thought Catalog

Nicki VarkevisserNicki Varkevisser

Life is a process of becoming, a combination of states we have to go through. Where people fail is that they wish to elect a state and remain in it. This is a kind of death.
If you do not breathe through writing, if you do not cry out in writing, or sing in writing, then don’t write, because our culture has no use for it.
I, with a deeper instinct, choose a man who compels my strength, who makes enormous demands on me, who does not doubt my courage or my toughness, who does not believe me naive or innocent, who has the courage to treat me like a woman.
Ordinary life does not interest me.
Life is truly known only to those who suffer, lose, endure adversity and stumble from defeat to defeat.
Good things happen to those who hustle.
I am only responsible for my…

View original post 詳見內文:約1,020字

所謂:
不想見 不想听 不想管
不想說話 不想打掃 不想記得
不想善良 不想面對 不想理會
不是:
不委屈 不愛 不遙想未來
不渴望 不嘆息 不抱歉
不理會 不理解 不想念

只是:
還 不夠勇敢
還 不願勇敢
不容易 不忍心

可如果:
果真 不小心 不見 不聞 不问
也自然不痛 不癢
不忘我 不停息 不等待
不誠懇 不記得

記憶也都 更疊
凡事也都 無所謂

一個一個笑窩 一段一段淚光
每一次都以為 是永遠的寄託
承受不起的傷 來不及痊癒就解脫
我們 已經各得其所

所謂承諾 都要分了手 才承認是枷鎖
所謂辜負 都是浪漫的蹉跎
所以別問 還差什麼 我們沒結果
都結了果 卻由他來收穫

那時候 年輕得不甘寂寞 錯把磨練當成折磨
對的人終於會來到 因為犯的錯夠多
總要為想愛的人不想活 才跟該愛的人生活
來過 走過 是親愛的路人成全我

塵埃落定之後 回憶別來挑撥
何必刻意難過 去證明快樂過
時間改變你我 來不及回看就看破
灑脫 是必要的執著

所謂承諾 都要分了手 才承認是枷鎖
所謂辜負 都是浪漫的蹉跎
所以別問 還差什麼 我們沒結果
都結了果 卻由他來收穫

那時候 年輕得不甘寂寞 錯把磨練當成折磨
對的人終於會來到 因為犯的錯夠多
總要為想愛的人不想活 才跟該愛的人生活
來過 走過 是親愛的路人成全我

那時候 年輕得不甘寂寞 錯把磨練當成折磨
對的人終於會來到 因為犯的錯夠多
總要為想愛的人不想活 才跟該愛的人生活
來過 走過 是親愛的路人成全我

那時候 只懂得愛誰最多 忘了誰最懂得愛我
對的人會成為一對 因為再不怕犯錯
沒有錯 讓最愛的人錯過 才知道最後愛什麼
來吧 來吧
讓親愛的路人 珍惜我
沒有你們愛過 沒有我

想說 妳們都笑得很美

我有時也會閉著眼睛 試著揚起嘴角 淡淡地微笑也好
遥想 童年的欢笑如高歌般清澈有力 青春的畅想也未曾被現實中的負擔打敗
風還是微微地擾亂妳的長發
我還是能握緊著手心 就算大汗淋漓 也能咬牙挺過
說你可以我也可以

這一陣子都在困擾 怎麼樣能克服這漸進的膽怯
推卸不了責任了 自己應該承擔了
離開家只身在外越久 照道理來說 得越來越勇敢才對
勇敢面對未知 也應該不止是沈默不語 不止是淡然才對
瀟灑從容 更不是從無言開始的

也曾有一天 天空藍得遼闊 時間還在緩緩地流走
放學回家時 和小夥伴們 偏離大路走進了叢林中
嬉鬧著 卻一眨眼突然見她們集體接二連三地從一不明高處往下跳
然後在下面望著我 满眼的催促 接著連名帶姓地叫說 「陳xx 下來了 」
我沒有回應 也沒有多想
閉著眼睛 就縱身跳下去了

要是現在也能這樣 義無反顧地面對未知 毫無顧慮地離開所有的支點
脫離地心引力 往垂直點出發 在空中頓然 隨之昂然降落
可事情總是沒有那般簡單
因為世間的一切總是趁你稍不留意之時 就換了風向
人要是不見風轉舵 最終還是摔得頭破血流

近幾年學到的是 誰都可能偏離 誰都可能犯錯
沒有什麽事是不可原諒的
還有
要想從最深處了解所有人的心 就是和自己過不去
不是每一個人都值得你去愛護 雖然這樣做非常美好善良

要成為一個頂天立地的個體 要從自己內心尋找光點
不能依靠別人 也不能為了逃避愛自己 而把愛投射在另一個人的身上

還有的就是 成長 意味著的是 能把任性收起來了
不是你想要別人怎麼樣 別人就得按照你的蓝图行使
我不明白 如果人心都有黑暗面 那我能拿什麼相信
也不明白 怎麼安撫敏感神經
用什麽跟自己說 其實真的不用想太多 向前看總會有幸福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