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年後的詩歌

年年依舊的換季
混在幾只野鴿降落的瞬間
前天還嫌棄那不散熱的便宜西裝
今早卻變得不夠暖和
大門外盡是亂流的空氣
不過是把把鈍刀迎面揮舞
不成器
不舍得傷
能是能的
劃傷軟皮 綽綽有余

墻角邊 縷縷群蟻早已感應到雨季即將逼近
逃命要緊 但其實也是為了保住存糧
這是屬於無神論者的祈禱
眼神飄忽不定也無所謂
就算前方一片孤土崩塌
我們還能在峭壁上行走攀巖

這個秋天我們都會懂得
驟然暴雨後就散去的殘骸和生命
並不能一概而論
有些吞噬本來就在不動聲色地進行著
有些夢初放時就是蚯蚓 註定一生爬行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