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13

“早已鬧不清哪裏有路,也完全不知道如何呼救。點燃一堆柴火讓白煙充當信號吧,但是誰能看見白雪中的白煙看到了,又有誰能解讀白煙中的呼喊“雷克雅未克”這個地名的原意就是白煙升起的地方,可見白煙在這裏構不成警報。更何況,哪兒去找點火的材料。想來想去,唯一的希望是等待,等待天邊出現一個黑點。黑點是什麼,不知道,只知道在絕望的白色中,等的總是黑點。就像是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中,等的總是亮點,不管這亮點是不是盜匪手炬,墳塋磷光。

這種望眼欲穿的企盼是沒有方向的,不知哪個黑點會在地平線的哪一個角落出現。由此我走了神,想到古代那些站在海邊或山頂望夫的婦人遠比那些在長江邊數帆的妻子辛苦,因為江帆有走道,江水有流向,而在海邊、山頂卻要時刻關顧每一個方向。但這麼一比更慌了,人家不管哪一種等法也是腳踩熟土,無生命之虞,而且被等待的對象知道自己在哪裏被等待,而我們則一片虛空,兩眼茫茫。

很久很久,當思緒和眼神全然麻木的時候,身邊一聲驚叫,大家豁然一震,瞇眼遠望,仿佛真有一個黑點在顛簸。接著又搖頭否定,又奮然肯定,直到終於無法否定,那確實是一輛朝這裏開來的吉普。這時大家才扯著嗓子呼喊起來,怕它從別的方向滑走。"

— 生命的理由 文 / 余秋雨

等到三月的最後一尾 終於為了活過來而精神自殘了
全世界也曾經就只有那麼一個陌生人 能讓其他的一切變得如此渺小
從每一句都蘊藏著關愛 至五百句都毫無意義可言
從心照不宣 至牛頭不對馬嘴
從憤怒 至漠視

莀是我的越南房東太太 三十六歲 語言不通呱噪固執自命清高又單身 或者 因為語言不通呱噪固執自命清高所以單身
有的時候我真的懶得聽她啰裏八嗦 就關在房間裏裝摸作樣地做事
但又有時我會陪她聊天 聽她有頭無尾地說她的人生歷練
然後時不時誇她做的飯菜好香
寂寞的女人總是需要些贊美

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別人問我我不想回答的問題時 我便反問那人另外一個宇宙系列的問題
所謂宇宙系列 便是萬事皆通之哲學類之胡扯之膨脹之大家都有的問題

你說
是不是有的人 怎麼趕他走他都還在你身邊 而有些人 推開後就回不來了
如晨雨沐浴大地 如灰濛濛的陽光穿梭過枝葉
一切歸根於短暫 自然
靜悄悄地滑走 過去後便是毫無印痕
一灑 雲淡風輕的天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