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Monthly Archives: 九月 2011

23 JUNE 2011:

我想我就是現在遇上一個心愛的男人有怎樣呢?一個沒有和我一同愚蠢過的男人,有什麼意思呢。而我們就是從現在開始愚蠢,也已經太晚了。

– 劉瑜

回家時感覺好幸福。雖然病得一塌糊塗可是心裏卻是裝的滿滿的。見到好帥的喬婭姐聽她說話都無比的開心。跟嬛嬛成天裝瘋對著我哭訴看她笑看她傍晚鍛煉後兩頰紅彤彤的。見到劉曼佳後驚奇的發現一切還是跟回憶般幾乎異常的如常。一起回到了埋葬蝴蝶的地方童年時玩角色扮演的地方用泥球攻擊壞蛋的地方笑得最開心的地方圍著校園裏那顆參天大樹旋轉的地方。也好感謝上帝,過了十年大家都還能這麼你一句我一句的,好像從來沒離開過。

廣告

路過這裏 無意中突然發現隱士竟然出乎意料的活過來了

一大半個年頭爬過
每段日子裏總是有那些玲玲種種 那數不清的邂逅
但卡在舌尖的 盡是無盡的詞窮

打從心底還是想讀文的 不過無法說服自己 還是有天份的
其實有時候若是冷靜地想想 想要有天份是多麼愚蠢的一件事。
而對於文 若是沒有天份 再努力也看起來別扭得難受
可能從來沒有仔細瞧瞧理或工 所以對於這裏的辛苦連一知半解都說不上 目前也只是在紙上談兵
可以說的 是我會因為自己選擇了這條路 一定會撐下去 比小時候練琴那樣
少了往常習慣的鞭策 少了天份 憤世嫉俗既無力也愚蠢
能說的是:右腕傷了 琴弦松了 可以復元 可以調弦

想對你狠狠的說 真的不想管
卻不願透露什麼情感 因為我們都了解那玩藝兒有多麼礙手礙腳
所以可以冷靜 不求什麼收尾

現在想起這些 雖是心裏沈甸甸的但也能習慣淡然
畢竟從前 僅是屬於時間的一尾 僅是一個個有一天也許會被改寫的故事
僅是 你看著我 看著他 看著她 看著日子
靜悄悄地 往不知明的遠方漫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