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09

昨天 跟你借的幸福
是今天以後的回顧

應該是目前我最想跟你說卻相信沒理由也沒想要找理由再說出口的話。

當時決定說“我以前”而不是“我還是”時,我是已經清楚察覺到了那些無形中的變化。
原來有很多無法挽回的,已化為沒必要再挽回的了。
有很多未曾占為己有的,在不在也沒什麽差別了。
一切是在我終於肯把話說出口的那個片刻,頓時銷聲匿跡。

雖然是在輕松的笑聲中結束那番談話的,雖然那樣的告白和我想象中完全不同,但我也沒有覺得自己對不起過去。因為我真的,已經無法想起要如何去在乎。
而且現在的什麽也不在乎的我,是幸福的。

現在的人,好像根本無法在自由與幸福中共存太久。這樣的共識,是因為大家要討生活,是因為大家相信自由與幸福是求之不得的 — 只有為生活才是理所當然的。這樣的理所當然。我們大家,也就是在這樣的理所當然下成長的。

偏離軌道,究竟又得到了什麽。

覺得,自己的確是在放肆地成長著。

愛感傷就不停地聽歌,愛找事情難過一場就隨地大哭,愛笑就肆無忌憚地狂笑,愛唱就搶麥也要大聲地唱,愛醒著就和朋友徹夜暢談,愛睡就睡到中午,愛大餐所以煎煮炸炒樣樣沒少吃,愛金牌就拼命地訓練…

雖然很多時候有百般無奈,但也這麽熬過了。一年零兩個月,一年零七個月,也都這麽過來了。想不起來當時有多痛多難過,而對於過去也根本無從下手。
不想再無味地追究失去意義的事情,也不想再喚起零散的回憶。
如今記得的事已大不相同;如今的我,也不再會是從前的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