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09

也許,現在是做錯了吧。不應該打不起精神,不應該把試卷晾在一邊不管,不應該不吃午餐然後把手機一關。還有,還有很多的不應該,就不便說明了。

昨天對苩緦說,真的,真的是累了。不知道為什麽,自從那天,就好容易累,卻還是選擇背負著過去,選擇咽下眼淚卑微地奈活著。知道,可是永遠都好像弄不明白。每天和每天,都是恍恍惚惚地笑著踏入現實世界,然後不知所措地鉆進被窩裏,蒙蔽,沈睡。時不時被朋友一棒子打醒,卻還是無法脫離過去的陰影。有時,真的,好沒有耐心。好沒有力氣等待。

因为你,我又多了好多的不应该。

躲在圖書館的一角看你,在教室外面與你若無其事地哈啦一下,走開,然後還是偷偷地躲在一旁凝視著你;一身雪白的制服,靠在深绿色栏杆上戴着耳机往远处眺望的你。

你的世界,早已與我劃分開來。

其實你不在也好,因為你在的時候,只會被我認定是自己脆弱的理由。
和你在一起,總是令我忘記了世界。

喜歡這樣無拘無束地寫,你。知道你從始至終都不會了解。薄荷糖,靈感,還有那些過期的諾言。
是我錯了,因為還是喜歡你所以覺得了解你是理所當然的事。也許我們曾經是了解彼此的,只不過我們之間相隔著太多的永遠,而我們也習慣憑直覺拼湊編制太多的謊言。

我,跟當初一樣,還是那麽沒有勇氣面對你。

真的,不懂自己。
直到今天,我還是在探索自己究竟是個什麽樣的女孩。
你曾開口對我說的話,至今還是常常會毫無緣由地在腦海浮現,仿佛深了根似的在肉眼看不到的地方潛伏蔓延。

就這樣輪回了幾個四季,我還是想你 離開。

我們如今淪落得在人群中假裝不認識彼此;
在你面前,我只是假裝你現在在很遠的地方,直到人煙消散,直到你先開口叫出我的名字 -
而我還是只會淡淡地看著你,隨後轉身,隨後默默不語。
之後我們失散,在夢想。學業。工作。文憑。贏。其他。之間。回不過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