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Monthly Archives: 十月 2008

(初戀 是)

那天 你 牽起我的手

京都府·女·25歲

「がんばれ!」背中を押したのも

「がんばらなくてもいい!」と抱きしめてくれたのも

あなたでした。

推我一把叫我“加油”的

抱著我讓我“不用硬撐也可以”的

都是你

像 在風中 留一個夢

 

廣告

書上記載,大部分行星都有返回到原來位置的公轉周期。對星星來說,它有自己的時間,就像人有人自己的時間一樣。
人也有一定的周期 -2500萬年。
從現在起,過2500萬年,會重新經曆我們現在所經曆的事情,重新遇見以前相遇過的人。

很久、很久以前 — 六、七岁时吧,喜歡抄學故事中的人物,像模像樣地從屋前的山的一頭往另一頭呐喊,然後靜靜地聆聽反彈過來的回音。
晃晃悠悠的,一陣又一陣。模糊卻響亮的。
几歲的小瓜,哪來什麽情緒的釋放。只不過是空洞的呐喊。只不過是好奇地有樣學樣罷了。
叫得不是很大聲,因爲天生愛面子的我怕路人投奇怪的眼光。

其實到頭來,聽到的也不過是自己的聲音罷了。
一字一頓。模糊卻響亮的。

離開家前一個月時聽說我走後的那天會下流星雨。
人盡皆知的神話是,當流星劃過天空的那一霎那,你只要在它消失前許完心願,你的心願就會實現。
然而,神話歸神話;我們都了解對著流星許願只是種类似心靈上的寄托。
可是我還是選擇相信。
因爲固執地認爲有魔法的世界才會幸福一些。
不錯,和其他一大堆的孩子一樣,我也曾經相信魔法的。

長大了,我們只在走投無路的時候才選擇依賴魔法,因爲那樣會感覺好一些吧。

喜歡對著夜晚瞧見的第一顆星許願。習慣這種喜歡,也依賴著這種習慣。
因爲那樣會感覺好一些吧。

十年後,有生第一次去北京登萬裏長城。

爬上八達嶺的最後一站的時候,明明累得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卻還是想逞強想假裝自己多麽有運動細胞;
然後對自己說,就到此爲止了,一切的痛楚都可以抛在腦後了,又可以重新開始了。
對外大聲地呐喊,一聲聲的長鳴,像是對著那些踐踏過我的人喊去,像是對自己看不起的過去喊去,像是對懦弱的自己喊去。
就是抱著這樣的心情。

那時聽著自己回音的感覺,真好。

在寒冷的冬季裏,有自己陪伴,真好。

沒有你我也會好好的活,我會活得更好。
可你,除了是我的伏筆,還是我的伏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