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08

那是一場猶如從夢中驚醒的錯覺。

所以無理取鬧地哭天喊地。
我只不過是一個睡醒後突然發現糖果被偷走的孩子。
我說是偷,是因爲有人把那塊糖果交給我,而又有人把它從我身邊帶走了。
她說糖很甜,而我對她的挑釁不過是處于從一而終的態度。
對我來說,心中的悔恨早已超越那些年少無知時的情感。

人是貪得無厭的。
惰性則是人的天性。
還有,
沒有愛錯的,
沒有不該愛的愛,
只有愛與
不愛。

一直口口聲聲說永遠不言放棄的熱忱,爲什麽就這樣放開了?

當每個人如此或較情緒惡劣地質問我時,
我只想說,其實我也很無奈的。但我從不曾那麽說,因爲這樣問我的人只會更加不解。
別人對我依然千奇百怪的猜疑,如今我多少已經習慣了吧。
而我也會給他們一個適合大家、適合自己的答案。

他們沒有錯,
我沒有錯,
我只是太瘋狂地愛上了追的快感 —
愛得失去理智,
愛得墮落。

剛剛在網上看見一段文字:

…我常常想,也許在愛情中,人與人的關系不會永恒,是一種選擇的關系,也是一種向往幸福的過程。尋找真愛,就像我們尋找真北一樣,總以爲我們取得成功就是真北,有足夠的錢掌握自己的命運,並實現自己的渴望就是真北,其實不是,那樣永遠找不到,它只能是一個尋找幸福的過程,而一個人幸福與否就在這個過程中,這山望著那山高,幸福只是內心的一種感覺,與真愛同出一轍。

其實很多事,都是取決于自己的選擇而已。
沒有對與錯的選擇,
只有快樂與痛苦的選擇,爲快樂與爲痛苦的選擇,還有一些說不清原因的選擇。

我選擇一而再、再而三地面對,是因爲我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我會快樂,
我會不言後悔地做我應該做的事。

這樣,
只是想向自己證實,
就算面對再心如絞割的痛,我也能夠咬牙頂過。

爲未來選擇快樂吧。
不要再錯過了。

不可以再錯過了。
不愿再錯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