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Monthly Archives: 六月 2008

一直以來都擅長占有著不屬于自己的東西。

早已忘了,
屬于有何意義。
又有什麽是屬于自己。

廣告

你是一滴滴隱形的眼淚

風一吹就乾了
只能這樣了 是嗎
同時甜蜜與心碎
是你的幽默還是溫柔
是瞬間煙火 還是不甘寂寞

你是一滴滴隱形的眼淚,
風一吹就乾了。

多想。

一千萬公裏,一光年的距離。
我們想離對方多遠就多遠。

突然,我累得不想哭了。

發現一切都離我遠去的當而,你是否曾經察覺我是在乎你的,就算我當初遮掩得厲害。

有時候,我其實真的甯願自己從來沒有認識過你;
盡管我從你那兒學到了很多,盡管我從認識你後發現自己比想象中還要更多愁善感,
盡管,
你耐心地教會了我許多,
還有許多。

現在我閉上雙眼,而眼窩裏卻爬滿了淚水。

曾經熟悉的悅耳旋律正喚醒著記憶的另一端。

然而這回我一定要趁勢離開了。

洧,我還是真心願你幸福。如果你認爲追尋這樣的一個夢是值得的,我祝福你,但我沒辦法陪你繼續走下去了。你要好好照顧自己,知道嗎?

雖然我說我們以後還可以聯絡,可我知道那是不太可能的事了。

我想,有些事情真的不是想要就得去追求的。也許,這就是爲什麽我一而再、再而三地選擇離開。
離開,是一種好似面對的逃避,但唯一不同的是它療傷的效應。

也許某年某月某一天,當我想到這些的時候,我會坦然地迎著風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