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Monthly Archives: 一月 2008

在黑暗中尋找夢想,真的好耀眼。

昨天遠了 明天還長 回憶模糊 但巨大
這樣的深夜 眼淚要怎樣 不流下
問自己 習慣了嗎
沒有你 每到夜裏 回聲 變得好大
有沒有什麽好方法 讓寂寞 更聽話

有再多的牽掛 都已沒有權利表達。

忙忙碌碌的一天過去了,也不清楚究竟在忙什麽;總之腦海裏有好多東西穿來穿去 — 復雜,還是復雜。
累呢,累得直不起腰來但是還是要繼續加油。

有時候在講堂裏我會朝好像是你在的方向望去,就如自然規律一般自然。看到你我也不再會快樂,只是心裏很靜很靜罷了。

講堂裏有時很冷,冷得我瑟瑟發抖忍不住呵了呵氣。呵氣時我想起了北京,接著順理成章地想起了你在飛機起飛前對我說過的那些話,想起了06年我明明困在北京你卻還怪我沒有和你聯絡,想起了我們一起走每一步的那些日子,還有那些說好要遺忘的承諾。再看看你,你沒穿外套,專心致誌地盯著前方,不時地寫寫筆記。你一直都是不太愛讀書的,可是現在那專註的模樣真把我唬住了,特別是那副緊貼鼻梁的新眼鏡,還為你增添了挺多書卷氣。今天,卻這般的寫你,好像我們從未有過交集,好像你也從來沒有註視過我的每一個表情。

為什麽覺得如今離你近在咫尺卻更沒有辦法靠近;或者是說,為什麽我心底裏寧願再也不要靠近。

廣告

依戀 是一疊昨天

你給的抱歉 多想沒聽見
依戀 是一條天線
只收到從前 回憶的畫面
沒有你 會怎麽演
那些你 說的永遠
依戀 就讓它依戀
已經擁有過 你一段時間
或許 分開是一種 所謂的成全

小時候,我們所謂的永遠不過是一瞬間。那麽,長大後的那些一瞬間就是永遠了吧。
那我就可以為這瞬間的永遠長久地知足了。

回到學校後一切都很亂

有好多事情掛著 我也不知道如何收場
有時侯累了 我會想 未來還有我的夢想 所以堅持下去

因為失敗了所以不能放棄 因為畏懼別人異樣的眼光所以打算以謊言遮掩

因為這些謊言 得背負著多麽沈重的包袱
在陰霍裏呆了這麽久 太郁悶
讓一切轉好吧 我真的好累

可是在你的面前 我一定要堅強快樂不再憂傷 管我好想好想對著你嚎淘大哭
然後聽你滿懷自信地說你可以我也可以

每次在學校看到你我都好詫異 因為我們的一切明明已經毫無關聯卻老是撞見
你看我的眼神不再憂慮 甚至竟然開始春風滿面地笑著跟我說話
除了隨便說你兩句 我還能做什麽

以後 很久以後 就算那萌動的情緒無處釋放 我還是會選擇沈默 像現在一樣
讓一切轉好吧 真的好累
讓一切的美好原封不動吧
讓從前的我們留下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