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Monthly Archives: 十一月 2007

我要爭取到一個最棒的起跑線 — 為了走更遠的距離。

與其說選擇孤獨,還不如說我愛著孤獨。忍者一輩子就是這麽孤獨地活著,是嗎。
感覺只是致命的麻醉劑,欲死欲仙;若是沒有文字,感覺也沒有半點意義。死去後,除了文字,根本不可能由什麽東西能留下感覺;就算留下,又能維持多久?…十年?五十年?還是…
瑣碎生命中的傷痛是那麽壯悲 — 只可擁護,不可逃避。
我不願意跟這些傷痛有什麽關系;寫得通便被稱之為有能力描畫狀悲與淒美,寫不通就什麽痕跡都沒有留下了。
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