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Monthly Archives: 七月 2007

該內容受密碼保護。如欲檢視請在下方輸入你的密碼:

廣告

昨天,糊裏糊塗地過了一天。

怎麽輸的,怎麽贏的,我也搞不太清楚吧。

輸的時候雖是說哭得很厲害,但也是最不厲害的時候。可能是因為好朋友都在看,可能是因為大家都很期待。大家都在哭的時候,我並沒有流淚。只是當我提到自己的時候,哭了。我說我不想要大家跟我以前一樣,哭了卻還不能站起來。我記得我是這樣說的。我說的話,對她們而言究竟是什麽?

最後一年,最後的機會,輸了。
輸了的感覺竟是如此,悲傷卻抱著一百萬分的希望,痛苦卻還是可以笑得那麽開心,
如此迥異。

如果成績好了那麽多,我真的不會難過。
我難過,是為太麻木難過,而不完全是為失去難過。

如果目的性再強一點,如果更相信自己一點,如果再固執一點。

如果沒那麽聽話,
我們,還會輸嗎。

大家都說我們盡力了,我也這麽說,可看到大家的神情,心裏還是酸溜溜的。

教練說的,是真的嗎。我真的打得不錯嗎。
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被人騙了,是不是被自己騙了。

是不是白玩了,是不是白流血、白流淚了。

輸還是輸,贏還是贏。
地球還在自轉啊。

回到家我沒有哭,寫到這裏我也沒有哭,我,只是在感嘆。
感嘆自己沒有幹得出色一些。

如果沒有受傷,如果去了訓練營,

我是不是會好很多。

大家是不是會更有自信。

哦,對了,美文入圍了。下下個星期會去揚州走一趟。

能夠代表異地回到祖國參賽,是很一種奇怪的感覺。沒想到那天我寫我離開家的那一天、寫柔道、寫敗史,竟然可以入圍。小霏憑什麽說真實的東西可以感動人,不真實的也可以。就算她曾經寫的是不真實,卻也藏有真實的情感。真實的,是真實的。

真真假假,真的那麽難分嗎?

下個星期還有蠻多測驗,加油。

再見了柔道,暫時再見。

其實還是一直都想到你,說不定是因為空虛。
很不喜歡這種感覺,像是發酵,味道濃得遲遲不肯離去。
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東西,根本是沒有價值的東西,可發現自己還是偏偏不願放手離開。
說好的事,還是這麽容易反悔。

對你,我心底根本已經形成一種依賴,太過於依賴。
不準對我好,不準不準。不準在我身後碎碎念,不準給我依賴,不準耐心地聽我說話,不準再有那種感覺。

我們說好都要忘記,我們都會做到。你得給我配合,要不然我不會跟你說話 ):

剛剛出去了,天有點灰。

一路上被陌生人撞了很多次,也不是很擁擠。

地鐵上人挺多,我沒有扶把手,只是呆呆地往玻璃窗外望。車廂裏有不少打扮怪異的年輕人,他們若無其事地吹著口哨。

下一站到了,一群身帶煙草味的人走了進來。他們都面無表情,手插進寬松的褲袋裏。

mp3 裏播放著孫燕姿的《逃亡》,有一些些搖滾的音素。

我在想坐車到離這個城市最遙遠的地方。
又在想。

如果迷路了,也許便可配合當下的心情。
如果找得到路回家,或許不會那麽難過。

到底應該怎麽喜歡才是對的。

若喜歡一個人、一個夢、一件物品、一個舉動、一種聲音,好多人都不懂得如何表達自己。因為喜歡就是喜歡,喜歡是沒有理由的。有時候喜歡,暗藏著想要改變的沖動;之所以喜歡,就想要自己更喜歡,甚至試圖改變本應原封不動的東西。喜歡的確是沒有理由,但也會變得霸道、無理。因為害怕失去,所以才會霸道,所以才會無理。

有時候覺得自己跟小男孩一樣幼稚,卻沒有他們講義氣、沒有他們令人欽佩的固執。
有時候覺得自己跟小女孩一樣嬌縱,卻沒有她們體貼、沒有她們善解人意。

除此之外,我真的很小氣。心情不順暢的時候,老是會說莫名其妙的話惹人生氣。
爸媽說我們得做大氣的人,長大後得懂得自己要走的路,得浩浩蕩蕩地闖世界。
我想做到啊,我也想心胸寬闊一點,我也想看開一點。
可是為什麽老是有小精靈在我的耳邊說,我根本沒有權利選擇這一切。

我是不是太喜歡做夢了,所以才不能一直服服帖帖地做自己。
還是因為太想把夢轉變為現實,所以才一直選擇捷徑。

人的生命說長不長、說短不短,而沒有人知道自己什麽時候會離開這個世界。
也許,一個人離開,只是一個意外。
每天都有人離開,每天都有不計其數的意外。

不想要庸常乏味的生活,也不想要意外。

我聽得到夢想的腳步聲逼近,我能感覺到夢想溫暖的呼吸。
為什麽夢想離我這麽近,我卻似乎永遠都夠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