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07

今天下午我在想,或許我的靈魂和身體分開的時候,我才會對這個社會做出貢獻(像是器官捐獻還有什麽的),才算得上是有用的人吧。不過就算真的作出了貢獻,我也看不到了。

當一個人的靈魂對大腦和身體產生排斥感時,全世界都變得暗淡無光,到處都只是黑白畫面,也不會因為我的存在而增添任何色彩。如果現在有人拉著我的手到屋頂上,我會朝遠方狂吼、像瘋子般尖叫,直到下一次太陽升起的時候吧。我會告訴全世界我愛他們,我愛這個世界,我很愛很愛地球,可是我真的很不喜歡自己現在這個樣子。從來都不厭世,也不敢抱有那種想法,也沒有權利那麽想。

我笑自己的無知,笑自己連個廢人都不如,笑成天自嘲的自己。那麽愛笑的自己。

不要對我那麽好,我只會感覺欠你更多。
為什麽在你眼中我總是那麽的好。為什麽我覺得我什麽都不是呢。我真的什麽都沒有了,除了你我什麽也沒有了。該走的人都走了,不該走的也走了;不是自然走的,就是被我氣走的,要不然就是我叫他們走的。永遠都只是段軟綿綿的回憶,沒有意義;那個在你面前我常哭著、笑著提到的人。有時候我明明知道你有些心痛、有些傷感,我還是不顧你的感受繼續說下去。但真的,謝謝你陪我走過這段日子,謝謝你想方設法幫我重建信心,謝謝你在我最難過的時候聽我說話,謝謝你,一切盡在無言中。

不知道還得這樣多久,不知道我還能撐多久,不知道我還有沒有機會證明所有的所有。
不知道,我是否還有任何價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