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Monthly Archives: 三月 2007

作家的胡思亂想是有結晶的,但我的就像是泡沫、蒸汽,揮發了,就沒有了。甚至連一點曾經存在過的影子都找不到,也許這就是在這個世界上唯一一處偵探們查不到的真相了吧。

翻開報紙,發現這樣一段觸動心弦的文字。
好像除了苦澀還是苦澀。

在我的印象之中,我執著地認為被發掘,是一件很幸福、很幸福的事。物質的晶體總是那麽的耀眼,那麽的純潔,甚至連一點點瑕疵都找不到。
被發掘,也許就是那所謂的結晶。
可被發掘乃是因為天份;而結晶的產生卻不一定源自於天份。
我不想無緣無故地蒸發。說過很多次,我不甘願做一個沒有夢想的人。

淚水和汗水夾著不可告人的心酸,好累。
一首接一首的歌,一個接一個的故事,一滴接一滴的眼淚。我的儲藏盒裏,好像只有這些。他們的儲藏盒裏,好像只有這些。
人不想說自己不快樂,是因為要堅強。

笑,大聲地笑。
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