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07

訓練。

影子,ri gym 綠色墊墊上的影子。

兩年過了,影子高了,但也還是那個樣。

誰又能料到我們再過幾年會變成啥模樣。

小敏不懂我說影子什麽,我也沒繼續說下去了。

人人都在這日新月異的時代裏摸索,誰還會記得那麽多。

誰會記得自己曾經那麽堅定,那麽信任一個快速燃燒著的信念。

我們,我們和我們。

我留戀並相信那一笑的默契,更多的是舍不得。不舍,所以不得。可是不管我是多麽的不舍得,該走的,還是走了。

特別喜歡在大熱天裏和好朋友漫步著,表面上異口同聲地抱怨這可憎的天氣,但內心卻無比的暢懷;因為在這熱通通的水泥地上,印著兩個人移動的影子。影子、友誼、影子。

這影子,不會變的,過多少年也不會變的。我們,還會一起走這條路,還會在湖邊一同看日出和日落。

此時忘記了,可能和不可能,也應該只有一線之差吧。

可是不管我是多麽的不舍得,該走的,還是走了。

影子環繞著從前,從前環繞著影子;影子沒有變,從前不會變,

可誰又能擔保人不變,命運不變呢。

短短的三年,好像一切都改變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