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Monthly Archives: 四月 2006

正應了那句“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的古詩,仿佛在一日之間,記憶中那被凜冽的寒風吹得只剩下枯枝和荒蕪的大地,眨眼之間便在四月的一天桃紅柳綠、春色闌珊了。

四月是放飛希望的季節。人們將心中那些或多或少的希望紮成了精彩紛呈、顏色各異的風箏,在撩人的春風中放飛,放飛。

我已變得麻木。也許下意識地了解春、夏、秋、冬,是什麽樣子;但心,變了,始終是變了。
想念那迎春花開放的時刻,那抓“癢癢樹”的季節; 想念那楓葉飄落的日子,那大雪紛飛的時節。

一切都那樣遙遠,摸不著、看不見。只感覺一個個模糊的影子在腦後晃啊晃。不知所雲。

好想回到過去,回到那個只會擔心“老虎大人”和 “狐貍大人”的世界。也許會感到恐懼,但幸福的光環會籠罩黑暗、籠罩害怕的心。;我也不會孤獨。

不能一直往回看,但這哪裏由得了我呢?我希望我的過去,能施舍現在的我一些快樂。

我害怕蝴蝶,因為它們的翅膀太薄弱了,一捏就碎了。我想,童年時的我,不想跟蝴蝶一樣。那時候,就只有 “跟著感覺走” 這回事。

看不清遠方的感覺,好難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