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Monthly Archives: 二月 2006

第一天 29th may

只記得早上使勁地跑、用力的跑,但還是跑了1分23秒。上次隨便跑,連氣都沒怎麽喘,卻只費了53秒。教練說跑四圈,我卻臨陣退縮,跑不了最後一圈。教練說三圈,我只做了兩圈 (而且還是亂做的)。之後竟然還兩眼昏花,連搬墊子都沒力氣。只記得自己第一天好沒用。

第二天 30th may

教練叫我們上去12次,我上去了12次。教練說跑,我就跑。教練說蛙跳,我便蛙跳。教練又說跑,我便繼續跑。我不想因為自己受傷就偷懶,因為我知道自己是靠意誌力活下來的,是靠自己出奇的堅強跨越極限的;這,就是我的人生。這天我最努力。

第三天 31st may
沒有 morning PT, 之後教練竟教起大家我的 main throw 來;好氣,真的好氣,我可沒有那麽寬宏大量。

第四天 1st june
教練受傷了,沒來監督 morning PT。 但我還是拼了命地跑,跑在前面的感覺其實很不錯。下午跟河打了 shi-ai (competition-styled),雖然贏了但好難受;我們都沒有盡全力。

我討厭跟河翻臉,可是我前兩天老是覺得她變了; 現在我突然明白她不是變了,我也沒變,只是我們的友誼變了。我們比去年更好,所以一爭起東西來,才感到渾身不自在。我曾經問過她我們是不是最好的朋友,她叫我猜,我沒吭聲。我曾經說我很關心她,她說她也是。可是現在這一切都得消失,因為比賽是殘酷的。賽後,我們還會是好朋友,最最好的朋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