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自己寫的生活點滴 就能清楚地知道什麽是為別人寫的 什麽是虛構的 什麽是偷來的 什麽是真實的 值得一提的
成長本是該代表能變得更真誠的
不單是更可信的
我很想時時謹記 卻沒辦法每一步都走得平穩
所以我開始給自己開脫了 畢竟這樣的生活才是零壓力的 是嗎
想吃什麽就吃 想睡就睡 想出走就出走
窮就是有窮的好處
也有它本身的束縛
我現在還能說 我不在乎
好吧

我猜我知道為什麽SY能輕輕松松地把我們一群人從生活裏刪掉
因為我們沒有無條件地愛她 或是有足夠的深度接受她
我們的偏見太深 不寫在臉上也被看得一清二楚
我無所謂 可是這也給了我機會反思 醒悟 有關於這些年來 我的固執已經根深蒂固
我的潛意識還是在執行對於孩時的我的承諾 不加思考地對自己重復
「我只要扒著回憶不放 他們就都不會走 都還會一塵不變」
「只要核心不變就好了」

事實證明 我已經傻了26年 年年都錯 年年還繼續選擇錯下去
我們可以變好 可以變壞 可以變得陌生 可以幾乎完美地與過去脫軌
核心不變 外面層層的巨殼卻已經能足夠阻礙我深入那所謂的核心
所以變與不變 又有什麽分別
跟我又有什麽關系
大家都不是15歲的人了 有自己的人生要選擇
別人沒有向你求救 不要急著防止別人犯錯
犯錯也不是壞事
錯就錯了

只身在外偶爾的恐慌 只有只身在外的人懂
半夜咳到幾乎無法呼吸 找不到藥的恐慌
用力擦地卻無心地被玻璃碎片給割傷 血飆得滿手都是 當天剛好身邊一個朋友家人都沒有的恐慌

渡過了 就很快的知道也沒什麽大不了
渡過不了 就找一百種方法跨越瓶頸
找不到 就找最近的人求救
要活下去 要呼吸 所以沒有理由放棄

我喜歡 一個人的時候 聽得到完全屬於自己的聲音
除掉別人不停轟炸的雜音
除掉別人眼中的自己
回歸到屬於自己的自己

(把自己臉拉垮的眼睛 不想要再戴了)

 

 

 

年年依舊的換季
混在幾只野鴿降落的瞬間
前天還嫌棄那不散熱的便宜西裝
今早卻變得不夠暖和
大門外盡是亂流的空氣
不過是把把鈍刀迎面揮舞
不成器
不舍得傷
能是能的
劃傷軟皮 綽綽有余

墻角邊 縷縷群蟻早已感應到雨季即將逼近
逃命要緊 但其實也是為了保住存糧
這是屬於無神論者的祈禱
眼神飄忽不定也無所謂
就算前方一片孤土崩塌
我們還能在峭壁上行走攀巖

這個秋天我們都會懂得
驟然暴雨後就散去的殘骸和生命
並不能一概而論
有些吞噬本來就在不動聲色地進行著
有些夢初放時就是蚯蚓 註定一生爬行

在抽屜裏發現一張
被遺忘了很久的IP卡
可以長時間地
給一個人打電話
精神一旦放松
有些東西就肆無忌憚地,膨脹起來
IP卡裏的人民幣,慢慢地減少
倒計時令人心驚肉跳
揮霍愛情時
我們,其實還是有所顧慮

— 盛可以

不是一直都那麽悲觀主義 只是今天想宣泄一番

別人訂婚 本是與我無關每個人心底都有 自己只有一個人時才能成就的事
但每次看到做作的消息 不免覺得淡淡的諷刺
大致上 FB的updates就是一席席接踵而至的 本質上與你無關緊要的 頒獎典禮

所謂「 接踵而至」 因為每天每個人都要過生活 若是活得下來 就有令人快樂的事
若是有快樂的事 就會迫不及待地想炫耀
人人日夜累積 自然源源不絕

所謂「 無關緊要」 因為 別人的人生進度 本質上跟你的計劃無法不謀而合
無法無感 因為 誰都說愛是多麼了不起的事
誰都說願意與另一個人廝守終身是值得慶祝的事
看上去很美 看上去難得 所以感動

可在我看來 若是要慶祝類似於畢業結婚生子的事
那為什麼沒有人慶祝無關政治的花開花落
它们也一樣難得 也一樣本質上與自己無關 也一樣看上去很美 也一樣值得感動

人生所有隆重的儀式 就不過是為了安慰以及鼓勵舉辦者
不過是在說:「眼看你們經歷了那麼多的精神痛苦 好不容易得到平衡
可以後還要解決更多本質上無法預測但目前卻堅信雙方能預測的問題
但是沒關系 因為人人都跟你們差不多」
也在說:「 你們若是敢賭 我們就敢為你們慶祝」

每個人都保持樂觀 因為如果不樂觀的話 終究還是得死
所以 不如樂觀也無妨

人總難免與較差的人比較 然後安慰自己的不足
人總難免與較強的人比較 然後暗暗感到自卑
可是 終究要死 死法也沒人能知曉
所以這樣的比較一點意義也沒有

終究要活 而活法只有自己有最大的掌控權
無法無感 因為還是了解 若是能夠幸運地活下去
終究要愛 或還是 終究要賭

其實事情很簡單的:若是簡單面對,就能簡單解決;就算無法解決,起碼答案是純粹的,心是橫的,不用糾結。老爸以前常說,是什麽樣就是什麽樣。是什麽樣,就是什麽樣吧。

我如果愛你——
絕不像攀援的淩霄花
借你的高枝來炫耀自己

我如果愛你——
絕不學癡情的鳥兒
為綠蔭重復單調的歌曲

也不止像泉源
常年送來清涼的慰藉
也不止像險峰
增加你的高度,襯托你的威儀

甚至日光
甚至春雨

不,這些都不夠!
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為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緊握在地下
葉,相觸在雲裏

每一陣風過
我們都互相致意
但沒有人
聽懂我們的言語

你有你的銅枝鐵桿
像刀,像劍
也像戟
我有我紅碩的花朵
像沈重的嘆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我們分擔寒潮、風雷、霹靂
我們共享霧靄、流嵐、虹霓
仿佛永遠分離
卻又終身相依

這才是偉大的愛情
愛——
不止愛你偉岸的身軀
也愛你堅持的位置,足下的土地

说徐志摩

从课本里大家都接触过徐志摩,老师说他是大才子。《再别康桥》是要背诵的。我对背诵的东西很讨厌,判别一个东西好不好的标准很简单,语文老师或者语文课本里指明要背诵默写的,那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大部分现代人对徐志摩的了解不是因为他的诗歌,是因为电视剧《人间四月天》。黄磊因为鼻子和徐志摩一样大,所以演徐志摩还挺那么回事,后来黄还深情演唱一首《我不知道风是往哪个方向吹》。我朋友说,这歌名那么长,不容易宣传啊,为什么不叫《我不辨风向》呢?我说,你傻啊,那是徐志摩的一首诗。

徐志摩除了我个人觉得写得一般的《再别康桥》和相当差的第一个康桥版本以外,大家可能还会记得《雪花的快乐》,因为《人间四月天》里老朗诵来着,"飞扬,飞扬,飞扬"。徐的散文基本也是延续他情书的路子,所以更算不得好。他要赞美一炉子,就把炉子当成林徽因写就成了;同理,他要写这炉子不好,就把炉子当成张幼仪来写就成。

基本上,徐的笔法就是向所有事物写情书。所以他的散文很罗嗦。

徐以前不是这样的,1921年的留学让他接触到了西方的诗歌。没接触西方多久,1922年就回国了。两年的时间正是热恋期,让徐在西方待个二十年恐怕他也就没感觉了。带着西方的一些小东西回来的徐自然受不了当时的中国,但基本啥都没干,就使出了在西方模仿到的诗歌流派,开始唯美地写起诗来,人称"中国的雪莱"。关键是中国有雪莱吗?中国就是中国,雪莱就是雪莱,中国只有雪菜。徐的诗歌其实要比现代诗人的诗写得强很多,因为他想唯美,但时世又唯美不起来,两者一结合一变态,成了独特的风格。而且徐的诗歌其实还留有旧诗的影响,无论是押韵、重点句的重复和格式上的对整,都没走太远。基本上生物都能看明白,这也是那时候新诗受欢迎的原因之一。如果徐活到现在,看见现在的新诗,肯定觉得他那次去北平选择的交通工具是正确的。

我相信大部分人除了"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外没有读过徐的其他作品,人云亦云就跟着说他是个大才子。徐有才情是真的,大才子真的说不上,尤其在那个出文豪的年代,徐的这点小才华和欧洲几日游带回来的东西真算不得什么,泡妞倒是可以。对于男人来说,泡妞只是一种才能,而不是一种才华。

这些是我高中时候看过,最近再次翻过他的作品后的感想。不能因为他姓徐,我就得网开一面。但有一个人,藏在这个事情里,沾了光,被更加严重地高估了,她就是林徽因。她的最大贡献是给了电视剧《人间四月天》一个好听同时也不知所云的名字。至于她是一代才女,我更是没看出来。她的才能就是把那些雕虫小技和三脚猫功夫演变成了后世对她的肯定。她是势利的,现实的。我不喜欢这样的女子。徐按照她的意愿和原配离婚,她却最后嫁了梁启超的儿子。李嘉欣誓嫁豪门,大家就都表示鄙夷,早知道,李嘉欣学着写写小诗嘛,反正写诗那么容易。林徽因还是个"建筑学家",她的一点小诗文靠着徐志摩,建筑学上的小成就也是靠着梁思成,加上当时的什么学入门都比较容易,"老公老公我爱你,跟着你变成大才女",这是比较简单的。她的诗和散文就更别提了。徐志摩模仿西方诗就已经走样了,她再模仿"中国的雪菜",也就是我们今天说的,她是"雪梨",自然可想而知。不是男女平等吗,我们不能因为她是个女的就降低标准,字写顺了就叫大才女。

那个年代里,女子无才便是德。但总也不能女子无德便是才啊。

人也都死了,留下来的话也不知道真假了,天知道他们那五六个人当年究竟是怎么回事。也就是在当年,这些婚外情、嫁豪门、抛妻抛子自己反被抛、大牌间恩怨、几角恋能成为个好故事,这要在如今,肯定要被更加庸俗的世人骂死–炒作,这是陆小曼的经纪公司为了捧新人,号称蔡依林接班人的陆小曼的炒作!徐志摩要出诗集了,他和林徽因被偷拍了!但读者怀疑是徐的出版社自己安排人拍的!炒作啊……这样就多么的无趣了!

让他们留在那年代吧。他们都只是那个人物辈出的年代里的小才情。

“谈话是诗,举动是诗,毕生行径都是诗,诗的意味渗透了,随遇自有乐土;乘船可死,驱车可死,斗室坐卧也可死,死于飞机偶然者,不必视为畏途。”

-- 韩寒,《杂的文》

韓寒真是笑死我了
太久沒寫東西了 所以隨便在網上遊蕩了一會兒

本來又想來瞎扯一些關於C的東西 又想從中總結一些經驗
但最後不是寫得詞不達意 就是光扯了些不著邊際的種種

病了 牙齦又開始發炎 希望智齒不要又給我添麻煩 要不然又要破財
臉上的革命快消了 等咳嗽好了真的要再開始跑步 否則重蹈覆轍個沒完

覺得人與人之間的距離太微妙了 至今還是無法洞察個究竟
只知道 無論是愛情還是什麽的 閉著眼睛往後栽多半是下下策
可我懶得想了 想得累了 就閉著眼睛往後栽了
是我的錯 讓他這麽容易就得逞了

其實問題很簡單的 就是兩個懶人剛好在某個時間點 某個氛圍 湊合到一起了
可是談戀愛不是湊合到一起就了事的 愛情需要坑爹的幹勁 小心翼翼地經營
最後發現 我竟然沒有那個耐心
起碼對待他 我一點幹勁也提不起來了

這幾個月來 其實內心改變了很多 可是思念還是依舊
思念也許就是我的宿命吧 想家 想愛 想一些遙遠的東西
我真的習慣了 別人的不理解還有什麽的 不理解就算了 要離開就算了
就算什麽都沒有 也得扛得起生活

這一陣子不理解的是
自己的問題都還沒有解決好 談什麽戀愛
可那麽多人還是談了 結婚了 生小孩了
這些人知道養小孩的責任有多麽重大麽
當父母的 得不哭累 不哭病 不哭窮 不辭辛苦
耐心地教育孩子 鼓勵孩子 愛護但不過於保護孩子
還得把自己和父母親照顧得好

但他們的孩子是他們的事
他們的家人也是他們的事

把「你我他」分得那麽清楚 也難怪到最後朋友們就這樣散了 就算大家都成家立業
朋友各自經濟條件若有懸殊 如果兩方不懂得溝通理解 善良對待
反而互相猜疑 或者是和自己的伴侶講朋友的壞話 就不要怪別人對你不夠真心
也不要問為什麽真心那麽難找
因為你為了避免傷害自己脆弱的自尊心 所以待人不慷慨
因為你覺得別人可以拿走你擁有的
你或者不知道是什麼讓自己發光 或者你太高估自己 覺得別人都是廢 覺得別人就是不理解你
敞開心 就會發現每個人都有同樣的無奈 相似的夢想 想創造的決心

其實世間上的絕對 都來自於自己的定位
自己能給予他人的 其實总是比自己想象中多出很多
只要記得 給予 不是泛濫地寵愛 也不是盲目地奉獻